中国男足还有希望吗?

足协无能不用多说,我相信全世界也有很能干的足协,但这应该是少数,大多数国家足协机构都是平庸无能的,毕竟官僚机构的毛病在其它国家都是通用的。

一般来说,只要存在利益链的产业就无法杜绝腐败现象,这是一个基本规律,但是腐败程度却有区别,相对而言,越是经济落后的国家,腐败现象就越为严重一些。

越南在某些公知嘴里吹成一朵花,其实越南的腐败现象非常严重,别的不说,就说越南军队经商问题已经到达肆无忌惮、触目惊心的地步了。

比如,越南国防部长就兼任越南海陆空三军农工商联合总公司董事长,海军司令兼任越南海产品进出口公司董事长,陆军司令兼任越南房地产开发总公司董事长,空军司令兼任越南国际运输总公司董事长,边防司令兼任越南进出口贸易总公司董事长,越南各军师团长兼任各驻地投资有限公司CEO。

总之,越南军队将领同时还是与职权相关的企业老板,一手抓军一手抓钱,捞钱捞得手软。

我们甚至可以看到涉及越南军方的官宣图片中,越南女军官公然携带奢侈品包包而毫无顾忌。

这个是全球足球运动的顽疾,不要说是发展中国家,就算是发达国家同样存在假球利益链的情况。

比如,欧洲最顶级足球俱乐部的最大赞助商就是博彩公司,欧洲杯、世界杯也多有博彩公司出重金赞助。

正所谓无利不起早,博彩公司为啥愿意花重金赞助顶级俱乐部和大型杯赛,背后的动机用脚指头都能想明白。

所以,如果全世界都存在足协无能、足球圈腐败、假球利益链等等现象的时候,这就不应该是中国足球如此拉胯的原因——至少也不应该是根本性原因。

无独有偶,最近恰好看到一篇某大V的文章,按照这个大V的观点,中国男足拉胯主要是因为我们青少年足球教练数量少、水平低。

这里引用一下文章的数据:2018年中国注册的足球教练员只有4万多人,其中C级教练11855人、B级教练2298人、A级教练985人,职业教练员158人。

比较一下,西班牙只有4700万人口,拥有欧洲A级教练证书的就有1.5万人;冰岛这个只有36万人口的国家,就有600个教练,其中B级教练就有400多人;至于亚洲足球领先的日本,注册教练人数是8.4万人,是我们的2倍!

中国足球教练员不仅人数少,而且收入也低,大部分基层足球教练的工资只有5000—8000元/月。

很简单,我们必须要搞清楚一个很关键的问题——为啥中国青少年足球教练数量少、水平低?

2016年国家发改委(注意不是足协,而是发改委)颁布了《中国足球中长期发展规划(2016——2050年)》,这是中国体育领域唯一获得国家级部委制定中长期规划的项目,其余的包括篮球、排球统统没有!

不但有规划,还有大力的投入,特别是针对青少年足球层面。十三五期间,我国累计建设青少年校园足球特色学校20218所(小学10022所、初中7111所、高中3085所),截止到2020年建成校园足球场83726块!

我有一个朋友的儿子,小学就开始喜欢踢足球,在校园联赛中表现出色,小学六年级就被选为重庆市全运会足球队后备人选,然后就参加了一系列的专业训练与比赛。

小学六年级也就是12岁,这个年龄就能进入重庆全运会足球队后备人选——嗯,这不是特例,而是相关条例明文规定地方足球队必须提前8年选拔后备人才!

整整提前8年啊!你还能说政府不重视青少年人才选拔与积累吗?既然国家如此重视青少年足球培养,为啥我国青少年足球教练员人数如此之少?

正所谓巧妇难为无米之炊,中国青少年足球教练还有4万人,但是对应的常年踢足球的孩子只有5000人,8个老师对一个学生,这样来看,中国不是青少年足球教练太少,而是太多了!

按:中国常年踢足球孩子只有5000人的数据来源,大家可以去搜索热门话题#中国踢球孩子不足越南百分之一#,在这个话题里是足球名宿张路透露了这个数据。

2000年,我国GDP是1.21万亿美元;2021年,我国GDP则是17.77万亿美元,20年里增长了十几倍。

在上个世纪80—90年代,读普高的孩子比例很低(职高、中专、技校等等分流),所以看上去高考录取比例好像还有20%左右,但其实从适龄人群来看,能获得高等教育的人口比例低得多,大概就是5%以内。

2005年全国小学生入读人数是1670万,2018年参与高考人数就是975万,录取715万人,适龄人群录取比例高达42%。

这还是正儿八经的科班大学,如果加上各种函授、成人高考等等,能拿到大学文凭比例还要更多。

不仅高考录取比例高,而且读大学的成本也很低,大学学费一般就是几千元,住宿费每年1千元左右,贫困学生还可以获得无息助学贷款等等。

同时,接受高等教育的成本即使是贫困地区的家庭也是可以承受的,最为重要的是,因为中国这几十年突飞猛进的经济高速增长,孩子一旦接受高等教育,毕业就能获得一份相对比较好的工作!

所以,在中国老老实实读书就是无风险、高收益的选择,这种情况下,有几个家庭愿意让孩子从事高风险的体育专业?

本来贫困家庭应该是从事高风险体育专业的主力军(全世界体育明星家庭条件都不大好,主要是从事专业体育运动不仅容易受伤,而且职业生涯也很短),但是中国却搞了大规模的扶贫攻坚工程,对于贫困地区不但开设大学绿色通道(降低分数录取),还提供了各种绿色免息助学贷款。

发达国家呢?就算是高校录取比例与我们差不多,但是高昂的学费却是一道巨大的门槛。以美国为例,90%的大学生都要贷款才能完成学业,美国总统奥巴马42岁才还完大学贷款。

另外,全世界没有任何一个国家有中国这样逆天的经济增长率,20年经济总量增长十几倍,否则即使受了高等教育,未来要找一份好工作也是很难的。

最为重要的是,发达国家教育分化太严重,私立与公立完全是两个水平,贫困家庭出身的孩子大多只能通过成为娱乐或体育明星才能改变命运。

在这种情况下,不管是发展中国家还是发达国家,都有大批的家庭愿意让孩子去从事体育运动。

所以,在多种因素叠加之下,中国足球出现了一个很奇葩的现象——那就是中国经济发展越快,高校录取比例越高,青少年常年踢球人数就越少。

在1990年—1995年,我国常年踢足球的青少年数量达到历史最高65万人(同期大学录取人数是90万左右);

1996年—2000年,青少年常年踢球数量下降到61万人(2000年大学录取人数跃升到200万);

2000年—2005年,人数迅速下滑到18万人(2005年大学录取人数超过500万);

现在呢?青少年常年踢球人数只有5000人(同期大学录取人数达到800万人)。

青少年常年踢球人数下降,直接导致我国注册足球运动员人数急剧下降。这里列举一组2020年亚洲各国人口与注册足球运动员的数据。

所以,中国男足在90年代还算是亚洲一流,2002年还能进入世界杯,但是在此之后就一年不如一年了,现在连越南都打不过。

由于足球运动员太少,过去我们还能搞三级联赛,搞升降级淘汰机制,现在呢?足球甲级俱乐部只要不是自己经营不善而破产,基本就不会降级。

今年世界杯预选赛,最大的变化就是出现了一批归化球员,一群蓝眼睛白皮肤的老外批着中国队球衣参加比赛看上去就很别扭,但这也是无奈之举。

退后十年,中国男足可能找一批归化球员出场吗?别说球迷会骂娘,就算是那里也通不过!

当年孩子小学6年级就被选入重庆全运会足球队后备人选,是不是很大的荣誉?但这也是相关教练磨破嘴皮子才让家长勉强同意的结果。

在普通家长看来,读书考大学才是正路,专业踢足球风险太大——同期还有一批很有天赋的孩子,结果任是各级教练反复做工作,家长就是不同意。

小学毕业之后就踢专业足球,2016年进入华夏幸福俱乐部,2017年入选国少队,2018年入选中国足协U18男足红队(2001年龄段)集训名单,看上去前途一片美好。

即便如此,退出国家队之后还是参加了重庆足球队,2021年在全运会上重庆足球队还拿了一个亚军。

一个膝盖严重受伤,半月板切除的孩子还能入选地方足球队,还能参加全运会比赛,这从另一个侧面也能说明我国专业足球人才匮乏到何种程度。

中国女足同样存在人才匮乏的问题。2020年,全国女足注册球员人数只有4000人,为什么她们能击败日本进入亚洲杯决赛呢?

市场化程度很低,意味着基本没有资本投入,那么运动员训练、后勤保障都严重不足,运动员甚至还要打工来糊口;而我国是制,即使专业运动员数量不够,但是可以通过重金砸专业训练、砸后勤保障提高其运动员水平。

按:我国为了备战奥运,在田径、游泳、皮划艇等项目大规模引入航空风洞设备,甚至为运动员量身打造3D测量设备,从而大幅度提高运动员水平。

但是遇到市场化程度很高的项目——比如男子足球就是全世界市场化最高的项目,中国可以重金砸专业训练、砸后勤保障,其它国家同样也有财大气粗的资本愿意砸钱(因为足球关注度太高,即使是穷国,国家财政也愿意投钱),这个时候,足球人口基数太低的短板就成为我们无法克服的缺陷。

所以,中国男足成绩拉胯不是国家不重视青少年足球培养,该搞的足球中长期规划也搞了,该搞的特色足球学校也搞了2万所,该搞的青少年足球场也搞了8万块,甚至在只有5000青少年常年踢球人数情况下还养了4万人的青少年足球教练。

中国足协除了一般足协都有的臭毛病之外,更为悲催一些,手里抓着的是全亚洲最差的牌之一(注册足球运动员数量最少之一),背负的却是万众瞩目的全球经济第二大国的压力,资源与期望背离如此之大,换谁也很难搞好!

未来中考有个强制性分流,只有一半的学生能读普高,另一半分流到职业学校以及专业学校。

在这种中考分流机制的引导下,我们的教育体制也将被倒逼转型,学校不再是以高考为唯一导向的指挥棒,未来将有更多普通小学、普通中学逐步走向特色专业化道路,其中踢足球就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我们假设每年小学有1000万人就读,中考就有500万人分流到职业学校与专业学校,这样的人口基数,哪怕只有2%的孩子选择踢足球,这就是10万人的基数,累计十年就有百万人的踢球基数。

重大问题的解决方案不可能在问题本身的维度上产生 。中国足球成绩拉胯是一系列因素叠加的后果,所以,就足球谈足球永远也搞不好足球。

相反,我很看好这个中考分流的政策,这个政策本来是解决中国职业人才太缺乏的问题,但是恰恰符合从另一个维度来解决中国足球问题的思路。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